关于乡村“共富公司”的三个问题,青岛这个地方用实践做出了回答

发布时间: 2022-12-12 信息来源: 大众日报
[打印] [关闭]

乡村“共富公司”三问

——莱西市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促进农民增收新实践调查


“‘共富公司’是个啥名堂?听着挺新鲜。”
这是当了30多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宫荣基听到“共富公司”后的第一反应。虽然嘴上没再多说什么,但明眼人都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。
前不久,他所在的莱西市河头店镇龙泉湖新村,由市级“共富公司”控股的镇子公司和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共同建设的25个近零能耗智能四季温室小西红柿大棚获丰收,为村集体增收250万元。11月20日,他端着一盘刚摘的小西红柿招呼记者:“一开始没把‘共富公司’当回事,没想到真干出点儿名堂了。”

今年以来,莱西探索组建由党组织主导成立、市镇村三级国有或集体资本控股,围绕乡村振兴开展生产经营,以推动强村富民、实现共同富裕为使命担当的企业法人,以组织的力量、市场的手段激活乡村公共资源,打造村党组织领办合作社“升级版”,在当地,它们被统称为乡村“共富公司”。
三级架构中,市级“共富公司”发挥产业布局、资源整合、资本赋能等方面的主导作用,镇级公司聚拢镇域范围内的各种发展要素,对各类涉农政策、资金进行收口归拢,因地制宜承接产业项目落地,指导村级整合各类资源、统一对接市场。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开展现代农业、物业管理、人力资源开发、小型乡村工程等配套服务,争取把资源的增值收益最大限度留在村庄。其中,莱西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已有73个,年可增加村集体收入3800万元,正成为当地推进乡村振兴的新平台、新路径。
为啥要成立“共富公司”?与合作社相比,其升级之处体现在哪里?借助这个平台,如何更好地吸引社会资本进乡村?围绕这些问题,记者就莱西市不断摸索、稳步推进的新实践展开调查。

为啥要成立?

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、分散的资金聚起来、增收的渠道多起来

今年10月,姜山镇花卉共富产业园绕岭花卉市场开业。
种花卖花,绕岭不怕“重蹈覆辙”?
20年前,这里是胶东最大的花卉交易基地。然而由于分散经营、管理不善,千亩花海仅剩30多家农户惨淡经营,长期闲置土地近2000亩。同时,原有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侧重于管理集体资产,对资产资源的组织力不足,导致村庄绝大多数资源处于“沉睡”状态。
绕岭新村探索新的“解题思路”:由新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整合2600亩林地资源和20余万元资金,成立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整合“碎片化”的公共资源,实现规模化、专业化、品牌化运作。
“以前是你种你的、我种我的,互相压价,无序竞争。”兼任“共富公司”董事长的绕岭新村党委书记高磊说,现在“共富公司”以高于市场价15%的价格,从农民手里收购花木,经过预加工后再销售,收入比原来高了好几成。种植户戴青春承包了14亩地种花,最忙时雇40多人打工。“没想到行情这么好,一点儿也不愁卖。”

绕岭新村的问题很有代表性。村集体资产低效利用,甚至有的还被少数人侵占,是农村发展面临的普遍问题。今年,青岛开展党建统领乡村公共资源共享行动,仅用半年时间就清查回收土地19万余亩,规范问题合同5万余个,清缴陈欠8.4亿元,也从侧面说明这一问题。
近几年,莱西市推动全域村庄建制调整,全市861个行政村优化调整为111个新村,并率先在青岛全面完成村级资产融合,村集体公共资源进一步充实,这也为盘活乡村“沉睡”资源打下坚实基础。
以绕岭新村为例,莱西在条件成熟的新村因地制宜推动组建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由其组织本村劳动力,开展现代农业、小型乡村工程等配套服务,变少数人承揽为村集体领着干。
不仅如此,各级投入乡村的海量资金、资源,以前权属虽名义上归国家或集体所有,但是由于没有导入市场主体进行经营和管护,还有很多没有实现“资产化”,使用散、乱,有的甚至因难以监管存在流失的风险。
水集街道产芝湖新村临近城区,背靠湖泊、环境优美,民俗文化独具特色,产业振兴“家底”厚实。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、分散的资金聚起来、增收的渠道多起来,这里的探索更进一步:新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以流转的3200亩土地、49套闲置用房、上级支持的涉农资金等资产入股占40%,市级“共富公司”镇子公司以前期投资建设的农业产业园等资产入股占25%,有多年文旅资源开发经验的青岛圣宝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以专业规划、专业招商运营和引入不少于15个合作项目等资源入股占35%,共同组建混合所有制的莱夷印象共富公司。

被低效使用的乡村公共资源,通过乡村“共富公司”这个平台被“唤醒”:以70亩闲置设施农业为媒,引入奶牛养殖企业博宇牧业,流转土地2000亩发展循环农业;将两所闲置小学变废为宝,引入康养和研学项目;充分挖掘各村特色,整合10家党组织领办合作社的农产品,统一纳入“产芝老家”实行品牌化管理……今年4月至今,公司已有合作中及意向签约项目12个。在此带动下,今年国庆假期,到产芝村旅游人数同比增长20倍。“共富公司”预计每年为村集体增收300万元、村民增收500万元。
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,各个村自然禀赋不同,多方合作时,村集体资产资源如何差异化地装入“共富公司”?水集街道党工委书记徐东辉说,“共富公司”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,注册成立前,由街道党工委主导,聘请村集体和社会资本认可的第三方机构对各方资产进行评估,评估报告各方都接受才行。

莱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迟宗兴介绍,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在公司章程中明确公司由新村党委领导,公司运行情况每年向新村党委进行专题汇报,并接受党员议事代表的评议,确保公司事项始终由新村党委把关;制定“共富公司”管理办法,加强股权架构、议事决策程序等规范化管理,外聘第三方进行全面审计,严防日常运行和财务管理漏洞,最大限度控制经营风险。


与合作社有啥不同?

内联党委政府和村庄,外联广大市场

提起秋月梨,马连庄镇洼子新村农户徐瑞东是又爱又恨。
“梨子好,就是卖不上价。”徐瑞东抱怨说,往年一到丰收季,梨贩子们就到处压价,合作社社员们怕梨子砸在手里,不得不出手。“原本一斤能卖四块五,最后三块多都出手了”。
“问题出在交易双方的不对等上。”马连庄镇党委副书记高培帅分析,党组织领办的合作社、联合社,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适度规模经营、发展现代农业的有效组织形式,但合作社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合作社的成员,主要功能是统筹内部资源,在组织经营、开拓市场、防范风险等方面的能力存在先天不足。
为探索解决这一问题,2017年莱西市首个由莱西城投集团控股的“共富公司”镇子公司在马连庄镇诞生。公司成立后,一方面承接运营各类涉农政策性资金,集中力量办大事——统一流转3.2万亩土地建设高标准农田、打造标准化特色农业示范基地,以土地经营权为抵押,获得项目融资2.9亿元;另一方面成立专门对接市场的子公司——青岛马恋庄农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,聘请职业经理人运营,帮助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和各类专业合作社对接千变万化的大市场。
“由贸易公司统一对外后,今年秋月梨收购价提高到四块八一斤,比往年都高。”徐瑞东高兴地说。

11月19日,暮色四合之时,青岛马恋庄农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水果分选储运仓里,工人们在忙着分拣、装箱、打包。公司负责人肖丙振说,因为有规模优势,他们成为很多网购平台单品水果唯一供货商,来自盒马、东方甄选、美团的订单应接不暇,每天都有数十万吨的水果从莱西运往全国各地。
顺着一产、二产、三产的发展脉络来考量莱西的实践,不难看出,各类合作社和“共富公司”也是互促共进的关系:前者统筹村集体内部土地、劳动力等资源和生产标准,着力点放在一产上;后者内联党委政府和村庄,外联广大市场,重点是组织二产和三产,提高与资本对话、市场培育和抗风险能力,为合作社解决“受制于人”的困境。
马连庄镇甜瓜远近闻名,今年初丰收之时,正赶上莱西疫情防控最吃紧的时候。每斤18元的甜瓜,一下子掉到了每斤5元,这可急坏了岚桑、山北头等主产村的甜瓜种植专业合作社。

为了让老百姓一年的收成有着落,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及合作社组织瓜源,马恋庄农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统一对外协调,申请4辆绿通专车运输甜瓜,将60多吨甜瓜运给长期采购合作方,最终以每斤12元价格售出,挽回了瓜农损失。


如何促共富?

把产业链增值收益更多留给村集体和村民

推动村集体经济升级,首先要做大“蛋糕”,再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切好“蛋糕”,促进共同富裕。
做大“蛋糕”,要解决“钱从哪里来”“产业如何培育”的问题。引资金进村,引产业落地,莱西既做加大财政投入、整合涉农资金的加法,也用“共富公司”这个平台做乘法,积极引进社会资本进入农产品加工、休闲农业等领域,激活乡村发展的“一池春水”。
莱西市成立3家市级国有农业公司,以此平台引入金融活水、撬动市场资本。然后再通过注资参股,赋能镇子公司和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扶持上马优质的三产融合共富产业项目。

河头店镇洙河新村有一处占地10亩的闲置校舍资源,村集体一直看好面粉深加工项目,但苦于没有资金,迟迟未能启动。莱西市级“共富公司”和其控股的镇子公司考察后,各出资200万元参股,帮助村级“共富公司”不仅上马了这个项目,还进一步与中储粮合作建设粮储基地,预计每年将为新村增收50万元。
有了“共富公司”,各类市场主体、各类资本,也就拥有了可以保产保质保供的“红色合伙人”,大大减少了市场沟通成本、资源整合成本、交易风险成本,进而能吸引更多市场主体、社会资本健康有序下乡创业。
去年,河头店镇依托市级“共富公司”镇子公司,流转龙泉湖新村450亩耕地,投资1700多万元在龙泉湖新村发展小西红柿温室大棚。钱、地、人等资源整合后,吸引了京东数字农场项目落地——京东负责提供近零能耗智能四季温室种植技术和硬件,并承诺以每斤7元左右价格,包销25个大棚的小西红柿。
集体经济的“蛋糕”做大了,让村党组织更有能力通过切好“蛋糕”推动共同富裕。龙泉湖新村党委书记宫荣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镇级子公司每个棚年产出3.8万斤左右,年销售额二十六七万元,镇子公司分15年收回成本,其余每棚每年10万元利润都沉淀在龙泉湖新村“共富公司”。而农民以土地入股,村里为农民每亩保底分红1000元,每年还拿出20%的利润用于股权分红。
另外,过去由于缺乏有效组织,流通、加工、销售等利润较高的产业环节往往掌握在社会资本手中,村集体和村民大多在一产打转转,很难充分获得二产、三产上的全产业链增值收益。“共富公司”既吸引了社会资本参与农村,又把产业链增值收益更多留给村集体和村民。
莱西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包括村庄独资、镇村联合、村企联合、村社联合等多种类型。为切好“蛋糕”,根据不同类型,莱西市完善了多元利益分配方式,引导村集体、村民将土地承包权、宅基地使用权、劳动力等要素入股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巩固契约式、分红式、股权式利益联结。
莱西市委组织部部长周才表示,截至目前,莱西市村集体经济收入50万元以上的新村88个、占74.8%,其中100万元以上的新村42个、占37.8%,农民和村集体实现了“双增收”。
“村强民富新探索赋予了‘莱西会议’经验新的时代内涵。”山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曲延春认为,“莱西鼓励发展乡村‘共富公司’,有助于实现乡村公共资源‘组织化’整合、‘长效化’管理、‘市场化’运营,是破解村庄发展‘根基弱、路子窄、力量单’等难题的有益机制化探索。”


关于乡村“共富公司”的三个问题,青岛这个地方用实践做出了回答

发布时间: 2022-12-12 信息来源: 大众日报

乡村“共富公司”三问

——莱西市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促进农民增收新实践调查


“‘共富公司’是个啥名堂?听着挺新鲜。”
这是当了30多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宫荣基听到“共富公司”后的第一反应。虽然嘴上没再多说什么,但明眼人都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。
前不久,他所在的莱西市河头店镇龙泉湖新村,由市级“共富公司”控股的镇子公司和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共同建设的25个近零能耗智能四季温室小西红柿大棚获丰收,为村集体增收250万元。11月20日,他端着一盘刚摘的小西红柿招呼记者:“一开始没把‘共富公司’当回事,没想到真干出点儿名堂了。”

今年以来,莱西探索组建由党组织主导成立、市镇村三级国有或集体资本控股,围绕乡村振兴开展生产经营,以推动强村富民、实现共同富裕为使命担当的企业法人,以组织的力量、市场的手段激活乡村公共资源,打造村党组织领办合作社“升级版”,在当地,它们被统称为乡村“共富公司”。
三级架构中,市级“共富公司”发挥产业布局、资源整合、资本赋能等方面的主导作用,镇级公司聚拢镇域范围内的各种发展要素,对各类涉农政策、资金进行收口归拢,因地制宜承接产业项目落地,指导村级整合各类资源、统一对接市场。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开展现代农业、物业管理、人力资源开发、小型乡村工程等配套服务,争取把资源的增值收益最大限度留在村庄。其中,莱西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已有73个,年可增加村集体收入3800万元,正成为当地推进乡村振兴的新平台、新路径。
为啥要成立“共富公司”?与合作社相比,其升级之处体现在哪里?借助这个平台,如何更好地吸引社会资本进乡村?围绕这些问题,记者就莱西市不断摸索、稳步推进的新实践展开调查。

为啥要成立?

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、分散的资金聚起来、增收的渠道多起来

今年10月,姜山镇花卉共富产业园绕岭花卉市场开业。
种花卖花,绕岭不怕“重蹈覆辙”?
20年前,这里是胶东最大的花卉交易基地。然而由于分散经营、管理不善,千亩花海仅剩30多家农户惨淡经营,长期闲置土地近2000亩。同时,原有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侧重于管理集体资产,对资产资源的组织力不足,导致村庄绝大多数资源处于“沉睡”状态。
绕岭新村探索新的“解题思路”:由新村集体经济合作社整合2600亩林地资源和20余万元资金,成立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整合“碎片化”的公共资源,实现规模化、专业化、品牌化运作。
“以前是你种你的、我种我的,互相压价,无序竞争。”兼任“共富公司”董事长的绕岭新村党委书记高磊说,现在“共富公司”以高于市场价15%的价格,从农民手里收购花木,经过预加工后再销售,收入比原来高了好几成。种植户戴青春承包了14亩地种花,最忙时雇40多人打工。“没想到行情这么好,一点儿也不愁卖。”

绕岭新村的问题很有代表性。村集体资产低效利用,甚至有的还被少数人侵占,是农村发展面临的普遍问题。今年,青岛开展党建统领乡村公共资源共享行动,仅用半年时间就清查回收土地19万余亩,规范问题合同5万余个,清缴陈欠8.4亿元,也从侧面说明这一问题。
近几年,莱西市推动全域村庄建制调整,全市861个行政村优化调整为111个新村,并率先在青岛全面完成村级资产融合,村集体公共资源进一步充实,这也为盘活乡村“沉睡”资源打下坚实基础。
以绕岭新村为例,莱西在条件成熟的新村因地制宜推动组建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由其组织本村劳动力,开展现代农业、小型乡村工程等配套服务,变少数人承揽为村集体领着干。
不仅如此,各级投入乡村的海量资金、资源,以前权属虽名义上归国家或集体所有,但是由于没有导入市场主体进行经营和管护,还有很多没有实现“资产化”,使用散、乱,有的甚至因难以监管存在流失的风险。
水集街道产芝湖新村临近城区,背靠湖泊、环境优美,民俗文化独具特色,产业振兴“家底”厚实。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、分散的资金聚起来、增收的渠道多起来,这里的探索更进一步:新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以流转的3200亩土地、49套闲置用房、上级支持的涉农资金等资产入股占40%,市级“共富公司”镇子公司以前期投资建设的农业产业园等资产入股占25%,有多年文旅资源开发经验的青岛圣宝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以专业规划、专业招商运营和引入不少于15个合作项目等资源入股占35%,共同组建混合所有制的莱夷印象共富公司。

被低效使用的乡村公共资源,通过乡村“共富公司”这个平台被“唤醒”:以70亩闲置设施农业为媒,引入奶牛养殖企业博宇牧业,流转土地2000亩发展循环农业;将两所闲置小学变废为宝,引入康养和研学项目;充分挖掘各村特色,整合10家党组织领办合作社的农产品,统一纳入“产芝老家”实行品牌化管理……今年4月至今,公司已有合作中及意向签约项目12个。在此带动下,今年国庆假期,到产芝村旅游人数同比增长20倍。“共富公司”预计每年为村集体增收300万元、村民增收500万元。
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,各个村自然禀赋不同,多方合作时,村集体资产资源如何差异化地装入“共富公司”?水集街道党工委书记徐东辉说,“共富公司”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,注册成立前,由街道党工委主导,聘请村集体和社会资本认可的第三方机构对各方资产进行评估,评估报告各方都接受才行。

莱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迟宗兴介绍,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在公司章程中明确公司由新村党委领导,公司运行情况每年向新村党委进行专题汇报,并接受党员议事代表的评议,确保公司事项始终由新村党委把关;制定“共富公司”管理办法,加强股权架构、议事决策程序等规范化管理,外聘第三方进行全面审计,严防日常运行和财务管理漏洞,最大限度控制经营风险。


与合作社有啥不同?

内联党委政府和村庄,外联广大市场

提起秋月梨,马连庄镇洼子新村农户徐瑞东是又爱又恨。
“梨子好,就是卖不上价。”徐瑞东抱怨说,往年一到丰收季,梨贩子们就到处压价,合作社社员们怕梨子砸在手里,不得不出手。“原本一斤能卖四块五,最后三块多都出手了”。
“问题出在交易双方的不对等上。”马连庄镇党委副书记高培帅分析,党组织领办的合作社、联合社,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展适度规模经营、发展现代农业的有效组织形式,但合作社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合作社的成员,主要功能是统筹内部资源,在组织经营、开拓市场、防范风险等方面的能力存在先天不足。
为探索解决这一问题,2017年莱西市首个由莱西城投集团控股的“共富公司”镇子公司在马连庄镇诞生。公司成立后,一方面承接运营各类涉农政策性资金,集中力量办大事——统一流转3.2万亩土地建设高标准农田、打造标准化特色农业示范基地,以土地经营权为抵押,获得项目融资2.9亿元;另一方面成立专门对接市场的子公司——青岛马恋庄农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,聘请职业经理人运营,帮助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和各类专业合作社对接千变万化的大市场。
“由贸易公司统一对外后,今年秋月梨收购价提高到四块八一斤,比往年都高。”徐瑞东高兴地说。

11月19日,暮色四合之时,青岛马恋庄农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水果分选储运仓里,工人们在忙着分拣、装箱、打包。公司负责人肖丙振说,因为有规模优势,他们成为很多网购平台单品水果唯一供货商,来自盒马、东方甄选、美团的订单应接不暇,每天都有数十万吨的水果从莱西运往全国各地。
顺着一产、二产、三产的发展脉络来考量莱西的实践,不难看出,各类合作社和“共富公司”也是互促共进的关系:前者统筹村集体内部土地、劳动力等资源和生产标准,着力点放在一产上;后者内联党委政府和村庄,外联广大市场,重点是组织二产和三产,提高与资本对话、市场培育和抗风险能力,为合作社解决“受制于人”的困境。
马连庄镇甜瓜远近闻名,今年初丰收之时,正赶上莱西疫情防控最吃紧的时候。每斤18元的甜瓜,一下子掉到了每斤5元,这可急坏了岚桑、山北头等主产村的甜瓜种植专业合作社。

为了让老百姓一年的收成有着落,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及合作社组织瓜源,马恋庄农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统一对外协调,申请4辆绿通专车运输甜瓜,将60多吨甜瓜运给长期采购合作方,最终以每斤12元价格售出,挽回了瓜农损失。


如何促共富?

把产业链增值收益更多留给村集体和村民

推动村集体经济升级,首先要做大“蛋糕”,再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切好“蛋糕”,促进共同富裕。
做大“蛋糕”,要解决“钱从哪里来”“产业如何培育”的问题。引资金进村,引产业落地,莱西既做加大财政投入、整合涉农资金的加法,也用“共富公司”这个平台做乘法,积极引进社会资本进入农产品加工、休闲农业等领域,激活乡村发展的“一池春水”。
莱西市成立3家市级国有农业公司,以此平台引入金融活水、撬动市场资本。然后再通过注资参股,赋能镇子公司和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扶持上马优质的三产融合共富产业项目。

河头店镇洙河新村有一处占地10亩的闲置校舍资源,村集体一直看好面粉深加工项目,但苦于没有资金,迟迟未能启动。莱西市级“共富公司”和其控股的镇子公司考察后,各出资200万元参股,帮助村级“共富公司”不仅上马了这个项目,还进一步与中储粮合作建设粮储基地,预计每年将为新村增收50万元。
有了“共富公司”,各类市场主体、各类资本,也就拥有了可以保产保质保供的“红色合伙人”,大大减少了市场沟通成本、资源整合成本、交易风险成本,进而能吸引更多市场主体、社会资本健康有序下乡创业。
去年,河头店镇依托市级“共富公司”镇子公司,流转龙泉湖新村450亩耕地,投资1700多万元在龙泉湖新村发展小西红柿温室大棚。钱、地、人等资源整合后,吸引了京东数字农场项目落地——京东负责提供近零能耗智能四季温室种植技术和硬件,并承诺以每斤7元左右价格,包销25个大棚的小西红柿。
集体经济的“蛋糕”做大了,让村党组织更有能力通过切好“蛋糕”推动共同富裕。龙泉湖新村党委书记宫荣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镇级子公司每个棚年产出3.8万斤左右,年销售额二十六七万元,镇子公司分15年收回成本,其余每棚每年10万元利润都沉淀在龙泉湖新村“共富公司”。而农民以土地入股,村里为农民每亩保底分红1000元,每年还拿出20%的利润用于股权分红。
另外,过去由于缺乏有效组织,流通、加工、销售等利润较高的产业环节往往掌握在社会资本手中,村集体和村民大多在一产打转转,很难充分获得二产、三产上的全产业链增值收益。“共富公司”既吸引了社会资本参与农村,又把产业链增值收益更多留给村集体和村民。
莱西村级“共富公司”包括村庄独资、镇村联合、村企联合、村社联合等多种类型。为切好“蛋糕”,根据不同类型,莱西市完善了多元利益分配方式,引导村集体、村民将土地承包权、宅基地使用权、劳动力等要素入股村级“共富公司”,巩固契约式、分红式、股权式利益联结。
莱西市委组织部部长周才表示,截至目前,莱西市村集体经济收入50万元以上的新村88个、占74.8%,其中100万元以上的新村42个、占37.8%,农民和村集体实现了“双增收”。
“村强民富新探索赋予了‘莱西会议’经验新的时代内涵。”山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曲延春认为,“莱西鼓励发展乡村‘共富公司’,有助于实现乡村公共资源‘组织化’整合、‘长效化’管理、‘市场化’运营,是破解村庄发展‘根基弱、路子窄、力量单’等难题的有益机制化探索。”